曹操是否杀吕伯奢一家?是否说过那句负天下人之话?

曹操是否真的杀了吕伯奢?
曹操是否说过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”?

陈寿的《三国志》中用8个字对曹操作出过极高的评价“非常之人,超世之杰”。

《三国演义》第四回说到,曹操刺卓不成,乘马飞出东门,在中牟县被抓,得县令陈宫帮助,一起潜逃至成皋,路遇操父结义之兄弟吕伯奢,在吕家借宿一晚,当晚吕伯奢外出打酒,操误杀伯奢一家八口,逃跑途中又故意将呂伯奢杀害,宫甚怪操,操语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”。

这段写的极为精彩,也为曹操的奸诈多疑,奸雄性格作了一个良好的铺垫。那么不经要问,这段历史真实吗?曹操有说过这句话吗?

首先我们先分析一下,曹操为什么杀掉吕家八口。《三国演义》中的情节是这样的,呂伯奢将曹操和陈宫二人安顿好后,出去买酒,许久未归,操忽闻庄后有磨刀之声,与宫潜入庄后,听闻人语曰“缚而杀之,何如?”操曰“今昔不下手,必遭擒获”,遂拔剑,不问男女,一并杀之。后搜至厨房,见缚一猪,方知误杀了好人。可见是因为吕家人的一句话,才让曹操动了杀机。可细细琢磨,却是疑点重重。

其一:为何只听磨刀声,却不闻猪叫声。我们知道,缚猪是有一个过程的,必定闹出相当的动静,曹操能听不到?

其二:杀光人后却见一猪被绑在地上,这也不对呀!分明偷听时还在讨论绑的问题,就这一眨眼的功夫,猪就被绑了?若按书中所写,分明是在杀人前,猪就已被绑好,既已绑好,何故讨论如何绑猪之事?

曹操逃跑路线图

曹操逃跑路线图

其三:曹操的逃跑路线有问题。《三国演义》中记载是操刺董卓不成,飞奔谯郡,先是路过中牟县(被抓),然后是在成皋遇呂伯奢。可是这路走的不对,成皋离洛阳最近,在虎牢以西,熟悉“三英战吕布”的朋友们都知道,过了虎牢关就是洛阳。曹操要去的谯郡在洛阳的东边,正确的路线应是洛阳→成皋→中牟→谯郡。而书中都是洛阳→中牟→成皋→谯郡,岂有如此逃跑之路线?就算有可能,书中为何不提原因?

其四:陈宫确是中牟县令吗?《三国志》中并无陈宫传,查阅史籍,《三国志.魏书.任峻传》载:“汉末扰乱,关东皆震,中牟县令杨原愁恐,欲弃官走”。“汉末扰乱”可与董卓当权时期对应,这里只字未提陈宫。陈宫的第一次出场,是兖州太守刘岱死后,陈宫为让出任兖州太守而游说州里,未提误杀呂伯奢一家之事。这也是陈宫第一次在三国志(裴注)中出现。而《三国演义》中则说,操杀呂伯奢后,宫弃操而去。试想,若真如此,还会积极的帮曹操到处游说?

其五:曹操并未刺杀董卓,《三国志.魏书.武帝纪》载:“卓表太祖为骁骑校尉,欲与计事,太祖乃变易姓名,间行东归…出关过中牟,为亭长所疑,执诣县,邑中或窃识之,为请得解”。大致意思是曹操不想与董卓共事,隐姓埋名欲归故里,在中牟县被亭长所疑,被抓,后有认识他的人为其求情,才得以获释。可见,曹操在回家的路上,并无追捕他的人,曹操不会因风吹草动就乱杀人,更不会规划出错误的逃跑路线。

那么,我们不禁要问,这个故事是在虚构的吗?好,我们来看几段文字:
①《魏书》载:“从数骑过故人成皋呂伯奢,伯奢不在,其子与宾客共劫太祖,取马及物,太祖手刃击杀数人”。
②《世语》载:“太祖过伯奢,伯奢出行,五子皆在,备宾主礼。太祖自以背卓命,疑其图己,手剑夜杀八人而去”。
③《孙盛杂记》载:“太祖闻其食器声,以为图己,遂夜杀之。既而凄怆曰:‘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!’遂行。”

由此可见,呂伯奢却有其人,却只字未提陈宫,可见陈宫在此出现实为杜撰。曹操归乡途中确有去过呂伯奢家,但呂伯奢并不在家。曹操斗杀呂伯奢家人应确有其事,但杀死几人却无法说清,杀人理由②③与《三国演义》中甚为相似,但《世语》(即《魏晋世语》)和《孙盛杂记》皆非正史,可信度不高,而《魏书》所说倒却有可能,正逢乱世,人心叵测,况呂伯奢又不在家,其子与操并无交情,操乃一将军,有马有钱(那时候马很值钱的,放在现在,可相当于一辆汽车),抢劫曹操确有可能。再看《孙盛杂记》中的“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”一句被罗贯中“升华”成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”,多了“天下”二字,一下子将曹操与天下人放在了对立面上,一个奸雄的形象,跃然纸上。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